(中央社
除了台湾民众外,队伍中也传来声声粤语口号,不同世代的香港人齐聚台北,隔海声援家乡。
在台湾读大学的苏姓港生说,现在回到台湾,无法再跟香港的「手足」并肩作战,自己感到很内疚。
因此,他希望藉着参加这场游行,告诉香港的朋友「你们并不孤单」。
他也提到,7月21日的白衣人无差别攻击事件,就发生在自己所居住的元朗,当晚的情形很明显是「警黑合作」,这也让他对现在的香港感到很陌生。
Sophie和Brain最近来台探望朋友,Sophie说,沿途听到很多台湾人努力用粤语喊口号,也发现身边有相当多香港人,这让他感到非常感动。
谈起港府近期举办的「社区对话」活动,Sophie认为,这可能是让民众有发声的机会,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是选择性回应,可能成效不大。
Brain则认为,整场对话会就是一场「公关秀」,港府若真有诚心对话,应该先让警方放下武器,而不是单方面的要求示威者和平,这样根本无法修补社会裂痕。
西门町的人行道上,叶姓港人拿着自己手绘的标语,向路过的民众表达诉求。
她说,「反送中」抗争已爆发100多天,自己对港府不回应诉求,港警滥权的行为感到很无奈,「活动都申请不反对通知书了,警察还是老早就驱散民众,我们连基本的权益都没有」。
但她也强调,香港人一定要乐观坚持下去,否则今天不走出来,未来恐怕不再有机会。
游行队伍中,头戴头盔、罩上防毒面具的Sherry和Jason拿着「光复香港,时代革命」的旗子,显得相当醒目。
Sherry说,这身装束正是港人的日常,他想藉此提醒台湾人,「自由并不是理所当然的」。
Jason是台湾人,曾经在香港工作3年多,他说看到一个曾被公认具有法治的地方沦落至此,感到非常痛心。
Sherry也提醒台湾,不要以为「统一」很遥远,这常常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,希望台湾好好守护自己的民主。
顶着满头白髮的张姓港人带着民众用粤语高喊口号,他今年已经70岁了,趁着来台湾旅行,也想上街「出一分力」。
他说,五大诉求里,最重要的就是双普选。
就是因为港人没办法一人一票选特首,才会产生这样不听民意的港府。
他也指出,1997年主权移交时,自己是很乐观的,觉得「终于让中国人来管中国人」。
但他认为,中共一方面欺骗港人,该兑现的承诺不兑现,又控制香港方方面面的法治、经济和金融,香港的现状「比殖民地时代还差」。
他说,他对中共、一国两制都已完全失去信心,对于一些年轻港人提出的「港独」、「自决」主张也不那幺反感,「只要能让香港人自己管理香港人,怎样都好」。
54岁的贺姓港人曾经是香港侨生,毕业后在台湾成家立业,一住就是30多年。
她说,自己从6月9日起,就天天盯着家乡的直播,她支持示威者争取香港自由、反对极权。
对于年轻示威者暴力抗争的方式,她认为,这是被港府逼出来的,「伞运时大家『和理非』,得不到政府回应;最后就不得不用『勇武派』的方式来做」。
她也认为,示威者的抗争只针对警方、政府和港铁,而非无差别使用暴力,而且因为示威者的做法,才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。
她说,台湾朋友都会问她反送中的事,但当听到要对抗中共时,都很悲观地认为「争不赢」。
「但这次香港人是来真的,非常团结,政府若不低头,我想大家不会放弃」,「所以我觉得,我看到了希望。
」(编辑:翟思嘉)1080930